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應對“職業差評師”的困境亟待破解

發布日期:2020-11-19 14:53
0

在外賣平臺開店的廣州店主趙銘(化名)稱近日遇到了“職業差評師”,對方索要1800元未果,結果趙先生的店鋪被惡意差評連續攻擊近半個月,店鋪的評分和銷量急轉下降。無獨有偶,廣州另一家店主也稱接到了“職業差評師”打來的敲詐勒索電話,店主最終支付1300元“賠償費”息事寧人。據悉,“職業差評師”的現象存在于各大電商平臺和餐飲外賣平臺。

在網絡消費時代,無論是購物還是訂餐,消費者一般會把他人的評價作為參考。一些不法分子看到了其中的“商機”,把“寫差評”或“制造刷屏的評論”當成“職業”。其中,“職業差評師”就是通過故意給商家“潑臟水”來獲取好處。不僅損害商家合法權益,影響大眾創業就業,也對消費者形成誤導,破壞網絡消費環境。

“職業差評師”一般盯上新開的店鋪,先發多條差評,再進行敲詐,同時不斷提升“刪差評”的價碼,給店家施壓。面對“職業差評師”的敲詐,有的店鋪被迫暫時關閉,有的店鋪則花錢“消災”。據報道,“職業差評師”團隊不僅暗中操作,有的甚至明碼標價地“接活”,被一些店鋪用來打擊競爭對手。

許多平臺都采取了積極措施應對“職業差評師”,有的修改評分機制,試圖減少惡意差評的負面影響;有的為商家提供了投訴舉報按鈕,方便及時處置惡意差評。但隨著網絡差評產業逐漸成形,“職業差評師”屢禁不止,現有措施難以將其“一網打盡”。而且,在治理“職業差評師”方面的困境未解,甚至影響到其他方面的治理效果。

目前來看,治理“網絡差評師”的困境主要有兩個:一是平臺難以精準識別惡意差評,給了“職業差評師”可乘之機。有店鋪向平臺反映惡意差評的情況,但平臺的客服人員表示只能刪除部分被識別為惡意評價的內容,其他差評因證據不足不能進行處理,商家依舊持續收到惡意差評。二是遭遇“惡意差評”的店鋪數量多,但單個店鋪的直接損失較少,給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帶來困難,店主維權并不容易。

幾年前,技術手段有限,平臺識別惡意差評有困難。不過,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逐漸成熟,相關平臺應該積極應用,逐漸提高識別差評的精準度。縱然“職業差評師”很狡猾,他們會通過“買賬號”、“游擊戰”等方式逃避監管,但是平臺還是可以主動作為,根據商家提供的信息,從普通消費者中甄別出“職業差評師”,進而從源頭上掐斷惡意差評。

針對個別商家維權難的問題,事實上,“職業差評師”的行為已經涉嫌違法,甚至構成犯罪。按照《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敲詐勒索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相關規定,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財物價值二千元至五千元以上),或多次敲詐勒索(二年內敲詐勒索三次以上),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職業差評師”故意制造差評向商家索要錢財的行為,顯然符合我國法律規定的敲詐勒索罪的要件。

作為商家,不僅要有防范意識,善于取證,還要能克服對惡意差評的恐懼心理。事實上,目前已有“職業差評師”被判刑的案例。近日,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對一起涉及“職業差評師”的案子做出一審判決,認定職業差評師的行為是利用商家害怕被檢舉、處罰,以及影響營業的心理實施敲詐。商家在面對“職業差評師”的敲詐時,應該鼓起勇氣,敢于同“職業差評師”作斗爭,在一定程度上也會緩解自身遭遇的維權困境,遏制惡意差評現象。  (豐收)

本文來源:北京青年報編輯:張倩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