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對職業差評師說不

發布日期:2020-11-19 14:54
0

“1200全刪,還有十多個沒評”“現轉現停,不然換執照都搞你”,外賣店主趙某近日遇到了職業差評師,對方索要1800元未果,他的新店被惡意差評連續攻擊近半個月,店鋪評分和銷量急轉下降。另一家店鋪店主李某也遭遇職業差評師勒索,最終支付1300元息事寧人。

不可否認,現實中一些職業差評師以操縱差評為籌碼向店主索要錢財。從電商平臺到外賣平臺、從不定數額到小數額、從單個差評師到職業差評機構,惡意差評隨電商環境不斷“進化”。雖然相關法律一直在不斷細化完善,但監管與業態發展之間存在時差,惡意差評行為在不斷演變,各方應對應從事后維權向事前防御轉變,展現更加積極的姿態。

刪除差評的價碼不超過2000元,意味著單次金額未達到敲詐勒索的入刑標準。但是,把惡意差評作為職業的通常是慣犯。若兩年內敲詐勒索三次以上,即使單次敲詐金額不足2000元,也構成敲詐勒索罪。

然而,兩名店主雖選擇報警,卻由于只提供轉賬記錄,證據不足,未獲立案。這暴露了店主自我保護、固定證據意識不強的問題。職業差評師之所以專選剛開業不久的店,無非是覺得店主沒經驗、耗不起,只能乖乖就范。因此,店主群體要增強反制意識、完善應對措施,才能更好地破解職業差評師的游擊戰術。

另外,一般情況下,面對職業差評機構持續不斷的轟炸,個體店主很難扛住壓力。先前有淘寶店主成立了“反惡意差評聯盟”,在各種平臺曝光職業差評師,將其納入賣家黑名單。在其他平臺經營的店主可以借鑒思路,將職業差評師識別出來后進行交流,共同抵制。這既避免了職業差評機構以多欺少,也利于新店主在交流中快速成長。

從平臺角度看,職業差評師從電商平臺流向外賣平臺,平臺監管體系不成熟是重要原因。外賣平臺接到多個關于職業差評師的問題反饋,就目前成效來看,存在治理難題。“系統自動識別+人工受理”的思路值得點贊,在此基礎上,不妨借鑒電商平臺成功治理經驗,例如增設惡意評價追溯刪除功能、大眾評審制度、失信者黑名單制度等。

明者防禍于未萌。外賣平臺除了篩選剔除惡意差評,更要對職業差評師形成震懾,從源頭肅清。2018年11月,全國首例電商平臺訴差評師案審理,阿里巴巴訴3名職業差評師獲勝。讓惡意評價行為承受法律代價,展現了平臺追責的決心,為平臺預防惡意差評行為提供了很好的示范。

目前,人們在網購中已經愈發理性了。正如網友所言,清一色的好評、差評都值得警惕。尤其在食品行業,衛不衛生、健不健康、好不好吃才是網友真正關心的,最值得信賴的是質量而非數據。(文/楊 悅)

本文來源:南方日報編輯:張倩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