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難忘的香瓜

發布日期:2020-11-20 14:58
0

收下村民那兩個香瓜的事,已經過去快20年了,但每每憶起,我的眼眶還是會不自覺地濕潤起來。

那是一個香瓜上市的季節,每到一個村的田間地頭,都有瓜果誘人的芳香。那天,我和一位同事到幫扶村回訪,了解那些入廠工作的年輕村民在身份轉化為企業職工之后家庭的情況,以及還需要我們企業做些什么等。

這是一個十分貧困的村莊。那時村民居住得分散,這家在這個山頭,那家在那個溝底。我們上山下溝,一戶一戶地走,一戶一戶地交流回訪。回訪開始前,村支書就告訴我們,有一戶住在山上的村民,孩子去年被招到了企業,聽說我們今天來,他怕天熱路遠讓我們受累,頭一天就捎話下山,說下午四點鐘左右下山來見我們。

果然,下午四點多鐘的時候,我們還在村民家里回訪,這位村民就來了。

這是一位約摸50歲左右、中等身材的男子,黝黑的臉上刻滿了皺紋,讓人聯想到羅中立油畫里的父親形象。他戴在頭上的草帽是半舊的,草帽的邊沿有幾處用灰色的布條修補過;上身穿一件灰色的背心,前后漏著幾個洞,褲子也已經看不出顏色了,看來都已穿了多年。或許是天熱,或許是見到我們過于激動,到我們面前時,他氣喘得不行。平靜下來后,他將胳膊上挎著的一只藤條籠籠取了下來。藤條很粗,但主人編得十分精細,看來也是個手巧的人。

“沒事時瞎編的。”看我們注意他的藤條籠籠,他一邊解釋一邊將籠籠擱在了我們面前,仔細地取下上面蓋的樹葉和葦葉,露出兩個香瓜來。香瓜很大,帶著粗粗的花紋,是現在已經很難見到的土香瓜了。

“自家地里的,甜著哩,早上剛摘的。”他堅持要我們吃了瓜,并說孩子寫信回來說工廠大,人多且好,一個月給的錢也不少。看他誠心的樣子,我們知道不吃瓜會傷他的心,便在吃瓜的時候給他看孩子在廠里的照片,并遞給他幾塊錢說是孩子捎給他的。一旁陪同的村支書很聰明,他知道我們的工作紀律,馬上明白我們是變著相付錢,所以叮囑村民把錢收好。

香瓜真的很香甜。加上我們忙著上山下溝,累了,也渴了,感覺是平生吃過的最甜的瓜。我們邊吃邊同他聊天,聊企業的情況,聊孩子的情況,聊村莊的情況,也聊他家中的情況。吃了許久,也聊了許久,我們給他照了像,想著他該回家了。但他卻沒有要走的意思,一直笑瞇瞇地跟著我們到了下一家。直到村書記提醒他晚上上山回家路不好走時,他才依依不舍地離開。

現在,快20年過去了,我仍然忘不了那天那香甜的瓜味和夕陽下戴著半舊草帽離去的不高背影。一日,一位事業做得風生水起的朋友請我吃飯,我說簡單一點,但他還是點了不少。當朋友將豐盛果盤中的一片香瓜用精致的果叉叉起遞給我時,我忍不住給他講了這兩個香瓜的故事。

朋友聽完沉默良久,“真有些奢侈浪費,忘本了。”他一邊起身親自打包桌上剩下的菜品,一邊紅臉著說,以后要為貧困鄉村做些實實在在的事。

楊明勞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高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