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流淌在三弦上的熱忱

發布日期:2020-11-20 15:00
0

喬仰文,子洲縣非物質文化遺產陜北說書市級傳承人,從事陜北說書二十五年來,傳承、挖掘陜北說書藝術,其作品具有濃郁的生活與泥土氣息,承接地氣,充滿正能量。他俊俏的扮相、嫻熟彈撥技巧、富有陽剛之氣的噴腔、極具磁性的唱白,形成了獨特的表演風格,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得到了廣大群眾一致好評,是本縣乃至周邊市縣區的一顆新星。

00000000

輟 學

1979 年8 月,喬仰文出生于子洲縣高家坪鄉一個普通農民家庭。父親曾是西安冶金基建廠工人,為了照顧年邁的父母及家中的五個兒女,毅然放棄城市的工作,回鄉務農,扛起了整個家庭的重擔。喬仰文姊妹五人,他排行老五,家里都親昵地叫他“五娃”。父母沒明沒夜地勞動,特別是父親每天不管有多勞累,都親自去管顧爺爺奶奶的生活起居,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記在心上。從記事開始,他每天放學都去關照爺爺奶奶,尋長遞短,成了兩位老人的小跑跑。十五歲那年,小學剩幾個月就要畢業了,老師要求每人交十塊錢,那天放學,他還沒有進家門就喊:“媽,學校要交十塊錢!” 半天沒有回應,當他走進家門后,見媽媽在擦眼淚,他一下子撲到媽媽懷里, 媽媽撫摸了一下他的頭,從懷里掏出十塊錢, 遞給他,酸楚地轉過頭說:“五娃快吃飯去。”仰文看了看父親,母親含淚走開了, 心想父親母親從來不吵架,今天怎么了? 事后才知道因為哥哥姐姐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家中住的窯洞緊張,既要修窯洞,又要張羅娶媳婦, 沉重的負擔壓得老兩口心情煩躁,拌了幾句嘴。心性要強的喬仰文產生了一個強烈的念頭:“我不能再連累父母了,我要自食 其力,要為父母分擔壓力。”于是,他鐵了心不去學校, 父母催促他到學校去,他躲到外面轉悠。班主任老師找上門來。他斬釘截鐵地說:“我不念了,我要自己養活自己!”就這樣喬仰文輟學了。

學 藝

輟學后,他苦思冥想掙錢門路。恰逢鄰村廟會, 來了個個人劇團,他抱著碰碰運氣的念頭,找到團長說了自己的想法,團長打量了一會說:“行,你就跟上吧!”大半年下來,嘴是脫到外面了,錢沒掙來一分。他心里有了跳槽的想法,正好遇上了姑舅三哥說書,就跟他開始學習陜北說書。兩年后,他開始獨自走村串鄉說“平安書”,但生意慘淡。后來他拜姬云飛為師,技藝有了明顯的長進。從此,他一年四季行走在陜北大地,為廟會、開業、祝壽、慶生等演出。在說書實踐中,他深深地感到自己文化底子單薄,要想有所出展,必須狠下功夫,虛心學習。他先后拜訪了多名說書老藝人,錄制了四十多盤磁帶,模仿他們的腔調, 學習他們的吐字、發音技巧,延安市曲藝館培訓六期,每次都參加。 功夫不負有心人,他用了常人幾倍的努力, 克服了文化淺薄的缺陷,掌握了琵琶、三弦的彈奏技巧及字正腔圓的發聲方法,在學說他人本子的同時,他開始摸索自己創作段子,逐漸在子洲說書界嶄露頭角。《陜北紅》這個段子就是他在紀念陜北特委成立九十周年時的嘗試。融歷史、現代、音樂、影視為一體,得到了專家的肯定,受到了廣大聽眾的歡迎。

回 報

喬仰文出身寒門,深知生活的艱難,輟學后闖蕩社會,歷經磨練,在說書高臺教化人的過程中也教育了自己。 父母生活起居,經濟用度,都裝在他心里,姐姐們常說:“別看五娃是個男人,他比我們當女兒的都細心。” 他利用走村串鄉說書的機會,和民間藝人交流溝通、挖掘、搶救陜北說書,搜集到三百多盤錄音磁帶,一百多冊歷史說書孤本,分類整理,采訪了三十多名琵琶老藝術家、盲藝人, 錄制,整理,將優秀的作品傳承下來,并發揚光大,并在陜北說書傳承與創新的理論上作了探討。他虛心學習,吸收眾家之長,藝術素養有了很大提高, 被延安市曲藝館聘為常駐館員,延安大學邀請他為陜北說書客座教師,中國曲藝家協會吸收他為會員。他說:“是老一輩的藝術成就豐富了我的藝術,是陜北說書給了我飛翔的翅膀。”他熱心公益事業,積極參與縣上的扶貧宣傳活動,利用走村串鄉的機會,走到哪里就把黨的扶貧政策宣傳到哪里,把黨的溫暖送到哪里,成了貧困戶的貼心人。更有些村民遇到什么高興或煩心事, 都打電話告訴他,分享遇到的困難和喜悅。

近年來,他配合縣上各個單位宣傳三百多場,今年疫情期間,他連續創作七個陜北說書段子,經短視頻播出后,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在 二十五年的說書生涯中,他不斷充實自己、提高自己。2014 年他被認定為子洲縣非遺陜北說書市級傳承人, 2018 年在電影《一把掛面》扮演了說書藝人,樸實到位的表演獲得了廣泛贊譽。同年,他參與的《看今朝》節目,在國務院春節團拜會上大放異彩,七大常委和老前輩們在人民大會堂觀看了演出,演出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喬仰文參與了這一節目, 見證了這一光榮時刻,這既是他的光榮, 也是榆林人的光榮!

師建東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高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