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在廢墟中尋找歷史

發布日期:2020-11-21 17:32
1

著名文化學者余秋雨說:“廢墟是昨天派往今天的使者,廢墟讓我們把地理讀成歷史。”

而今天我們就在長城的廢墟上 尋找著歷史,記錄著歷史。

1

疫情還在繼續,復工復產剛剛開始不久,《榆林長城紀事》拍攝工作就開始了。2020年4月13日,我和編導徐娜、崔漁,攝像記者胡星宇、杜方亮,還有73歲的李春元老師一行一大早就奔赴靖邊。靖邊縣境內有秦長城殘存墻體35處41段,總長約103公里;明長城90公里長,烽火臺55座。長城沿線共有清平堡、龍州堡、鎮靖堡、鎮羅堡、新城堡、寧塞堡六個堡。在靖邊,關于長城的細節和系統性的資料相對較少,只能去努力挖掘。

盡管有著充分的思想準備,但第一天清平堡的采訪還是讓人有所失望,呈現在眼前是一片廢墟,沒有長城的壯觀與雄偉,有的只是一個個連續的小土堆,一個個小山尖,一曲無頭無尾的悲涼絕唱撲面而來。惋惜的同時讓我們更想努力挖掘一些不為人知的素材,讓蒼涼的長城廢墟有更多的內涵。好事總是多磨,意外總是不經意間發生。在采訪李副總兵的后人時,攝像師胡星宇由于太過專注工作沒注意周邊環境,沒想到村民養的一條狗撲了上來,幸虧隔著褲子沒有咬傷。雖然驚心動魄但并沒有給大家帶來負面影響,反而更加激情滿滿,我想這不僅是因為年輕,更多的是對這份事業深深的摯愛。

2

4

5

由于缺乏詳實的長城史料,這又讓我們多了另一個身份:調研考察,所以采訪過程總是一波三折。在最后一天寧塞堡的采訪中,沿著土路爬山上洼行車十分困難,二十多公里的路硬是花費了兩個多小時。到了目的地和當地村民交談時才知道這里是寧寨堡而不是寧塞堡,寧塞堡在吳起縣。于是我們又驅車趕往吳起。幾經折騰考證最后得知,其實寧寨堡就是寧塞堡的前身,這也算是給靖邊長城史料又有了一個完整的補充。

其實最讓我觸動的是那些守護廢墟的人,堅守在統萬城的李少鵬七年來走遍了這座古城的角角落落,在他撿拾的一萬多塊瓦片中,每一塊都能清楚地講出它的出處。靖邊宣傳部副部長趙世斌癡迷于對陽周故城的研究,從2015年至今寫了大概將近20萬字的研究材料。他希望用自己的努力讓更多人知道陽周故城,更多人認識靖邊的歷史文化。靖邊縣文化局原副局長羅培林一直關注靖邊長城,對長城的修復做了大量的工作。而文化學者師培強采訪后擔心講述得不到位,多次不厭其煩與我們溝通探討。在這里特別感謝溫懷德、魏俊兵、羅培林、李子清、武國強、李宏強,一路給予我們采訪的大力支持!

每天晚上,我們都會檢查拍攝的畫面,無人機那全新的俯瞰視角讓你驚嘆不已:長城宛如“斷臂維納斯”透著凄涼的美;曠野間,它拖著殘缺的身軀,以觸目驚心的模樣向我們訴說著它所承受過的痛與淚。它如一本厚重的書,記載著這個地方的興衰榮辱,也烙印著這方土地的風土人情。每次片子播出轉發后,朋友圈大家的點贊和評論給了我們一種無上的欣慰與滿足。的確,《榆林長城紀事》又何嘗不是一部史詩呢?

3

著名導演何志銘這樣評價《榆林長城紀事》:“光輝的歷程,精心的力作,赤誠的心愿,創新的奉獻,英雄的史詩,偉大的開端,永遠的經典!”;“開天辟地,榆林廣電人也拍這樣好的片子,勇往直前,學習的力量,會給你們更大的動力,更新的收獲!祝賀你們!”

余秋雨說“廢墟有一種形式美,把撥離大地的美轉化為歸附大地的美。再過多少年,它還會化為泥土,完全融入大地。將融未融的階段,便是廢墟。沒有黃葉就沒有秋天,廢墟就是建筑的黃葉。”

長城廢墟隨著時間的流逝必將會完全融入大地,而我們就是這廢墟的記錄者。

在廢墟中我們尋找歷史,挾著廢墟我們走向未來。

作者:王云峰,榆林傳媒中心電視專題部副主任(主持工作)、《榆林長城紀事》靖邊篇執行導演。

本文來源:榆林傳媒中心-榆林網編輯:梁亞玲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暖暖直播免费观看日本